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莆田市委会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  

站内检索:

当前位置:首页>理论参阅

国民党如何东山再起?

2016-03-17 10:36:00    字号:   默认   

    上周台湾“立法院”开议,民进党“立委”高志鹏便提案修正“国旗与国徽法”、“总统宣誓条例”等,表示孙中山先生是被刻意神格化,是党国遗毒,并提到孙中山先生是不是台湾2300万人的国父还有待讨论,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记得2004年“前总统”陈水扁还公开表示,孙中山就是“中华民国”国父,创建“中华民国”的事实不容抹杀,“中华民国”与台湾的连结关系,毫无争议,不容扭曲及抹黑。而今因为时空背景的不同,所以历史都可以改写?!

    如酒店的旋转门不断摆动、绕圈的民进党蔡主席,也分别在2月24日国台办回应此事的前后,说法有不同的差异,回应前表示:“这是转型正义、面对历史”,回应后认为有重大争议,让更多人一起讨论,这样面对选择性问题的空心、暧昧的说法,会让台湾社会面临重大的危机。因为当权者有计划性地玩两面手法,让整个社会指鹿为马的网络霸凌层出不穷,逢中必反,创造对立,玩弄意识形态,或许这与白色恐怖的血腥程度无法相比,但影响的层面却超过了白色恐怖。

    距离520还有将近三个月,“绿色恐怖”却已经开始在台湾蔓延深入:新科“立委”江永昌像个地方议员一样跋扈地质问张善政“院长”是否认识他;时代力量为了进入“特定委员会”大动作呼吁民进党让贤;民进党不分区第一名的吴焜裕“委员”全程以台语质询,也不管别人能不能听懂;泛绿竟联署提案废除红十字会法,等于要把这个长期投入公益、灾难时发挥力量的人民团体革除,就只因属性较偏蓝;陈其迈提案,要在《二二八事件处理及赔偿条例》中增订处罚条款,凡是扭曲或粉饰二二八历史真相,羞辱受难者及其家属者,将处以刑责! 

    这样的民粹作为,真的是点亮台湾的新未来吗?这傲慢场景将是台湾未来四年的写照,别以为这样的傲慢只会伤害一部分人,不是的,权力者的傲慢是没有选择性的,今天对彼,明天对我,而且这还只是序幕。

    一个号称以民生人权、社会福利为圭臬的政府,所要做的就是把经济搞好、贸易开放、增加财源,而目前台湾整体出口经济“连11黑”、连续7个月两位数的衰败。执政后,民进党需要面对许多艰难的问题:年金改革、健保基金问题、大型都市更新、能源用电、独派逼宫、外交问题、经济开放与否、完全没有人口红利、市场快速萎缩、民众对于政府的不信任,甚至对于党产的清算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但尚未执政的民进党便任由“立法委员”提出去中山化、去国民党化的意识形态批斗对立,笔者担心透过反服贸、反亚投行、反课纲微调甚至反习马会的独绿人士,会让台湾民众见识到“绿色恐怖”的本质。

    政党在社会分崩离析的时候,会利用民众的情绪左右时局,这个时候能够上台掌权的往往都是那些懂得如何取悦大众的党派,面对民众的高度需求,再理性的政府也无法满足其需求时,便一步一步走到今日今时,直到他们取代了原本政府的位置,这也是世界各国在民主转型中一直无法跳出的漩涡。 

    距离“大选”结束已经满月了,是欣欣向荣的愿景,还是“台独”意识形态的蚕食鲸吞,对于善于拔草测风向的民进党可谓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”,台湾民众渐渐感受到无人能制衡的“绿色恐怖”,而且与1949年不同的是,透过操纵独派分子,游击式的包围只要敢支持九二共识、或能影响他们目标的任何一个人,这种感觉,在台湾纪念二二八这一天,是那样的“似曾相识”。重塑核心价值 做一个有理念、有战斗力的“在野党”

 

    过去一年,台湾最大的变动就是国民党的挫败。短短一年多,国民党从台湾执政的最大党沦为中型的“在野党”,国民党“在野”的时间不管是四年、八年,还是更久,都将是荆棘遍布的路途。国民党面临如何“救亡图存”的生死关头,存续还是倾覆?如何重新赢回执政?最重要的因素不是民进党,而是国民党自己。停止内耗、整合党内,赋予国民党核心价值的时代新意、争夺必要的话语权,成为一个有理念、有战力的称职“在野党”,做好监督执政、民主制衡的工作,才是国民党东山再起的关键。

 

◆“持续秀下限”国民党生死关键时刻

    网络社区有一个流行用语——“秀下限”,大意是形容某个人、某个组织的表现差到无以复加。这三字用来形容国民党,可谓贴切——国民党不但在“总统”与“立委”选举上“秀下限”,败选后国民党内一片混乱、持续内耗,可以说是“持续秀下限”。比起一时的败选,现在才是国民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以这次党主席补选为例,内部竞争本就是在所难免,但现在却演变成“挺柱”与“防洪”之争,“本土”与“非本土”之斗。而斗争核心,其实就是省籍情结的操弄。

    国民党主席补选定于3月26日经由32万余名党员投票产生,新主席任期到2017年8月第20次全党代表大会开会时正式交棒后卸任。

    在台湾民主政治发展的过程中,操弄省籍是最让人痛恶的。经过一次又一次民主选举的洗礼,民主品质提升,选民自主意识深化,否定、斥责操弄省籍,已成为台湾社会最重要的公约数,民进党也早已不再以族群议题操弄政治动员。

    “统独”虽仍时有分歧,蔡英文更以“天然独”形容年轻世代,但台湾内部“统独”立场的逐渐接近与相互尊重,也渐渐成为社会潜在公约数。最明显的表现,就是在对青天白日满地红“国旗”的认同上,即便被视为倾“独”的民进党,也要捍卫“中华民国”。这也是台湾凝聚向心力、保持社会稳定的地基磐石。

    然而,大选惨败后的国民党,竟然走民主回头路,赤裸裸以“本土”、“非本土”作为党主席补选的二分法切割依据。这才真是“国民党的悲哀”。

    过去,国民党多数时候是“族群牌”的受害者,今天不是别的政党拿族群牌斗国民党,而是国民党拿“族群牌”内斗。

    台湾的社会已经足够成熟,不会因为国民党在内部玩“族群套头”游戏,而激化社会的族群对立。社会的主流节奏不会被国民党自玩省籍而走岔,却会加速社会主流对国民党的否定甚至放弃。

    国民党日前公布《第十四任“总统”“副总统”暨第九届“立法委员”选举辅选工作检讨报告》。国民党在败选半个月后才弄出一份“检讨报告”,让人感觉到不够诚恳深刻。按程序本应由代理主席黄敏惠主持中常会,以表示对“败选检讨报告”的认真态度,她却忙于参加补选党主席的事务而向中常会请假,改由中常委刘大贝担任主席主持会议。这样的不负责任的态度,即使她能当选党主席,能带领国民党浴火重生吗?

    更令人莫名所以的是,这份“败选检讨报告”按体制是由组发会编撰的,实际上也是如此,组发会的工作人员为了编撰这份报告,曾要求地方党部提交选后检讨报告,然后进行汇整,从而形成这份“败选检讨报告”。但是,作为主要职能发展组织、选举动员的组发会的主委,苏俊宾在败选后就跟随朱立伦辞职,逃避了总结和检讨败选原因及教训的责任。

    四年前,蔡英文发表“败选检讨报告”时,民进党的“天王”们基本上是齐聚在她的身边,蔡英文的“检讨报告”也写得颇有诚意。其中的一句“输在最后一里路”,更是成为名言。国民党败选后,却只是想着选举之事,仍未感受到自己正陷于危机之中,实在让人为其前途担忧。

    事实上,选后的台湾社会逐渐浮出一股强大的声音,期待国民党振作,成为一个有理念、有战力的称职“在野党”,做好监督执政、民主制衡的工作。

    国民党的年轻一代,成立了“草协联盟”,虽然有些提议未必成熟,但反映了国民党年轻世代不放弃发声的积极动能。国民党的中青代也在网络上发起“在野”论述平台,凝聚人气。这些都反映了许多人担心民进党一党独大后的失衡,对台湾民主发展不利。国民党对这股社会动脉应有精确的掌握与认识,也应对这样的社会期许做出正确的回应。

◆争夺话语权、找回创党信仰是国民党东山再起的基础

    自从国民党换掉洪秀柱后,维系相当一部分蓝营群众的最后理念就此消失。连最忠诚的国民党支持者也体认到:国民党已经成为一个缺乏信仰的利益团体。国民党的一切,包括历史与党产也面临清算。建立于1894年的国民党能否存续下去,成了难以回答的问题。

    国民党这次大选败得彻底,最关键原因,是该党创党精神、党德党魂、孙中山思想、三民主义创党信仰的缺失。

    民进党是有信仰的政党,信仰“独立建国”,不过,这是只能遥望而无法实现的信仰,民众选择民进党并非看中这个信仰,而是国民党的执政不力。

    2008年陈水扁“台独”路线和贪污腐败让国民党重返执政。马英九上台后开创以“九二共识”为政治基础的两岸和平发展、交流合作稳定局面,但推行所谓“不统、不独、不武”,是一个没有信仰,不求长治久安、只求任期偏安的消极政策,把国民党改造成一部没有灵魂的选举机器,为民进党乘虚而入埋下隐患。

    其实,不同时代都有相对应的困难,都在挑战与回应的过程中踽踽前行。因此,对国民党有几点建议。

    首先是离手。由于海峡两岸隔海分治的特殊性,以及中美政治博弈,国民党在两岸关系上扮演了两岸和平的关键角色。国民党长期主张两岸和平交往,并带给台湾可观的和平红利,却由于长期执政成为选民一切愤怒的出口,很多台湾人似乎忘记了国民党曾经的贡献,只剩下了愤懑和怨恨。

因此,只有离开,只有时间,让躁动的人民在尝试错误中平静下来,才有可能回头客观地评价国民党,及其维系的两岸和平对台湾发展的贡献。

    其次,一个政权的倾覆,首先来自知识分子的疏离,更需要有感动人心的进步主张,以及可供知识分子与青年发展的舞台,才能重新聚拢人心。同时,核心意识形态绝非仅止于追求基本的生存目标,而是有自己独特历史传承的核心理念的指引和激励,从而使得组织即便历经风雨飘摇也不至于人心离散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核心理念绝非无中生有,而是组织长期实践的产物,是组织自己成功经验的总结。从此观点来看,如何赋予国民党核心价值的时代新意,并争夺必要的话语权,才是国民党东山再起的基础。国民党要重新站起,不妨针对时代,在基本党纲中吸收“扶助青年,平均财富”的理念,并确实执行。

    再者,只有核心意识形态并不足以撑起政党,若是组织拒绝改变,将无法面对新时代的变化。在国民党的历史上,不乏严重的挫败,也不乏组织再造或改名更张的前例。重点是需要展现出可观的组织弹性,显示从逆境恢复的能力。

    选后党内相互竞逐,青年世代勇于争鸣,其实是生命力的展现。新的党主席也应有雅量,在当选后修改党纲,协助过去分裂的泛蓝政党纳入整合的过程。

    核心意识形态之外,国民党必须向对手学习这些优点。党产已不再是资产而是选举的负债,如果党产被剥离,其实是帮国民党解除了长久的负担,也可以协助辨别谁是真正因理念而聚合的同志。

    台湾社会对国民党重建有效的民主制衡力量、防止民进党走上对抗大陆的死亡之路,及惯性的权力傲慢与贪腐恶疾复发有着很深的期许。基于此,国民党应号召泛蓝选民大团结,不要再以“本土”与“非本土”作为党主席补选动员,这既不符政治道德,更是政治自杀。

所有参加党主席补选者,尤其洪秀柱与黄敏惠二人,都曾在国民党执政体系担任要职,理应共同承担败选责任。党主席补选期间,应进行路线辩论,让所有的候选人及关心国民党前途者都可以参与,辨明理念,为国民党指引方向。

◆新任国民党主席的挑战与考验

国民党有多人参与党主席选举,期待将国民党从谷底救起。其实,党主席选举突显国民党在改革路径上的困境。

首先,“本土派”对决“黄复兴”党部是其中最明显的隐忧。洪秀柱作为深蓝的代表,为“黄复兴”党部最青睐的候选人,洪历经“换柱”磨难,但并未强力反扑党中央,对党仁至义尽,积累了政治能量,洪要胜出确实有相对优势。

因其太过于深蓝的属性,党内“本土派”及中间立场人士担心,她当主席可能使国民党“新党化”,所以“本土派”推现任副主席、原嘉义市长黄敏惠披挂上阵。黄敏惠虽有嘉义市长历练,但毕竟仍属地方较传统型的政治人物,政治魅力亦不强,黄敏惠要对抗洪秀柱仍有差距。

其次,国民党新生代频频炮轰及呼吁改革,甚至要求改党名。议题抛出,使洪与黄的理念、路线及意识形态放大,主席选举形势更加复杂。

再者,若洪秀柱因为党员投票结构对其有利而当选党主席,“本土派”是否可能出走亦值得忧虑。为避免此种情况发生,国民党应在主席竞选过程中,安排路线及理念辩论,建构平台让各方针对相关议题进行沟通,降低冲突可能性。

国民党新任党主席只是补足马英九和朱立伦所遗任期,只有一年十一个月,但其面临的考验,却是前所未有的艰巨。

首先,这是国民党全面“在野”。陈水扁执政时期,民进党虽然曾是“立法院”第一大党,但从未过半,如今,民进党在“立法院”席次超过六成,可以通过任何想要通过的法案。

其次,国民党不只输掉“中央”政权,也失去地方的控制。“九合一”选举之后,国民党掌握县市人口占总人口比例,只剩25%,而民进党掌握县市人口,包括台北市在内,达73.32%。

再者,以往陈水扁执政时,虽然处心积虑想要清算国民党的党产,但只能靠威胁恫吓,迫使有意购买国民党党产的财团却步。如今,民进党只要“立法”通过,就取得清算国民党党产的合法性与正当性,国民党的资源势必更加枯竭。

面对这样险峻的局势,新任的国民党主席上任之后要做几件事。

第一,稳定军心,让国民党不致立即分崩离析。党主席初选时,都不能刺激对方阵营,必须整顿仅存的蓝营部队,让大家对党有信心,愿意留在党内。

第二,必须尽快把35名“立委”组织成一个有战力、有纪律的部队,展现理性、专业的问政,提供主动认真的选民服务。对于一些微选票或意外落败的“立委”,要积极运用其智慧和经验,扎根基层、服务选民,补强“立法院”党团战力。

第三,必须尽快恢复县市长首长联系会报机制,让国民党籍的八个县市长团结一致、彼此协助,与党中央的智库及“立委”相互支援,以免被各个击破。

第四,尽速重整党的各级组织,对于久占其位而又没有能力的党工,必须立予汰除,同时大量拔擢青年干部,使其充分发挥创意,但要严加考核。

第五,党产已所剩无多,保留固然没有太大意义,但每年十几亿的人事负担必须妥善解决,党主席应与智库及“立委”通盘研究,因应党产归零后的状况。

第六,两岸关系本是国民党的强项,在目前“反中”越来越浓的氛围下,“亲中”似已变成国民党的原罪,未来如何导正民心,使“中国”重新成为正数而非负数,是党主席必须思考的问题。

新任党主席的首务是整合“在野”力量,同时改造国民党主席选举制度,打破不合理的参选高门槛,让有志者均有机会参选党主席,地方党部主席也应采取直选,让国民党成为一个外造政党,扩大理念同盟,丰富国民党的多元性。

(《台港澳报刊参阅》综合整理)

 

 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

版权所有: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莆田市委员会

主管:民革莆田市委员会 主办:民革市委宣传部

闽ICP备06050684号闽公网安备35030002001011号